首页 > 在线阅读 > 详情
创新火炬薪火相传,而立之年的蜕变 ——上海市科技创业中心原主任王荣口述上海孵化器的30年
《华东科技》     发布时间:2019-01-17 15:53:37.0    

主持人:王荣主任是这30年来,上海孵化器的参与者和见证者。1988年4月7日是上海市科技创业中心正式成立的日子,您担任中心主任是在1999年到2009年,我们都知道上海孵化器的转型升级和大发展就是在这十年期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都想了解这30年上海的孵化器经历了哪些变化,最初上海又为什么要成立科技创业中心呢?

王荣:回顾一下上海孵化器前20年,大概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1988年4月上海市科技创业中心成立,一直到1997年8月杨浦创业中心正式成立,这个阶段属于探索期。在这个探索期,因为当时的条件限制,孵化器只能设立在高新园区里面,享受园区的有关政策。1997年8月以后,在当时上海市委领导的关心下,孵化器开始走出高新区,走向名牌大学。当年8月,上海杨浦科技创业中心成立,这是第一家在复旦大学对面设立的创业中心孵化器。 由此开始,后来交大慧谷创业中心等一连串孵化器就设立起来,这是第二阶段的开始。第三阶段是2000年4月世界孵化器大会在上海顺利召开为标志,这是一个强大的催化剂,对于上海孵化器的健康发展,普及孵化器的理念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从这次大会以后,上海的孵化器从原来大学周边又向各个行政区块挺进,各个行政区都向市科委、市政府提出要建立各区的创业中心孵化器。通过几年的努力,在政府的关心和大学地区的配合下,上海有35家孵化器涌现,相对来说有几个集聚点,一个就是杨浦区,第二个就是张江高新园区。张江高新园区里面也有一批孵化器,其他比较相对集聚的还有徐汇区,包括徐家汇周边以上海交通大学、东华大学为核心的区域。2005年以后,上海孵化器进入专业化、网络化和国际化的探索实践中来。我有幸从1999年底到2009年这一段时间担任上海市科技创业中心的领导,所以有机会参与和目睹了上海孵化器的转型发展与突破。

主持人:那当时在上海做这件事也是全国的一个试点。我们去做这件事的时候,也有很多的困难和难点,我们当时面临的困难是什么?

王荣:首先是在高新区外建设发起,全国来说没有先例,而上海市委领导要求我们进行突破。所以杨浦科创中心的成立其实就是一个创新和突破,它的模板是学习美国斯坦福大学周边的硅谷地区经验和麻省理工大学边上128公路沿线的创新园区经验。

主持人:在上海突破的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是怎样在不同区域复制这个成功经验的呢?

王荣:除了理念上突破之外,还有一点就是把有限的资源通过创新的方式放大。当时由于资金比较紧张,各个区都要建立孵化器,各个大学都想设立大学科技园,市科委又要求上海市科技创业中心积极支持各区和大学,于是创业中心采用了一个企业经常使用的办法,把上级拨款调整为“拨改投”的方式,前后就建设了一批孵化器。有20多个大学科技园、区级孵化器就这么诞生了。

主持人:孵化器建好以后,我们是怎么样吸引更多的创新型企业,让它们知道有孵化器,然后又让它们入孵,同时又给予它们相关的一些资源辅助?

王荣:首先就是宣传。最好的宣传,就是借助2000年4月世界孵化器大会。世界孵化器大会的召开,一下子就把孵化器的概念说明白了。我在1999年底刚刚到上海市科技创业中心的时候,还有人打电话来问——请问你们这个基地里面的小鸡崽卖多少钱一个。为什么?他们认为孵化器就是孵小鸡的地方,你们就是养鸡场。但是自从世界孵化器大会开了以后,再也没人提出你们卖不卖小鸡这么一个问题了,相反都提出到我们这个区来建孵化器,包括当时的崇明县。另外,当时上海市科委专门为此配套制定了18条政策,其中有好几条是针对孵化器和孵化企业的,包括退税、奖励等内容。这些政策支撑,也是促使企业愿意到孵化器来的重要原因。当然,孵化器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手段,就是孵化服务。孵化服务就包括我们的创业导师队伍。因为有这样一支指导创业者的团队,相对来说创业的成功率就比较高,弯路就走得比较少,企业就更愿意来到孵化器。

主持人:这是我们讲到的整个上海孵化器的发展历史,确实我们看到了从1999年到2009年期间,包括您提到的孵化器大会,让大家又一次有了新的认识。可能2000年之前有人认为孵化器就是孵小鸡的地方,但是现在我们出去跟普通百姓去讲的时候,大家再也不会把孵化器和孵小鸡联系到一起了,也就是说人们的观念发生了一些变化,接下来我们看到了在2009年之后,特别是最近几年,我们看到了整体上海孵化器的发展速度是非常快的,这种速度也得益于当时奠定的相关基础。那么当年我们给予了哪些辅助条件,使得我们现在无论企业还是学校都能够顺利地在上海建立很多的孵化器呢?

王荣:我记得2005年、2006年的时候,上海孵化器是35家,并且在两三年时间里一直保持在这个水平上。我们当时工作的重点就是提高孵化器的管理能力,增强孵化器的内在素质,通过考评制度,通过培训队伍等手段,在这方面打下了很好的基础。现在回顾一下,当时的35家孵化器,现在大部分都已经变成国家级的创业中心。当时建立的大学科技园中很大比重都已经成为国家级大学科技园。这两个队伍的健康成长为今后我们孵化器的发展打下了基础,也为上海在全国孵化器管理的水平和孵化服务的能力上领先做好了基本的准备。

主持人:我们也看到最近几年的快速发展让大家产生了一些疑问。最初上海孵化器的建立,涉及投融资、跟企业的结合、跟学校之间的结合,现在又有很多新的形式,比如说从海外过来的联合办公等形式,在这几年发展过后给上海现在的孵化器的环境带来了一些变化,很多孵化器也面临着经营上的一些危机。那您觉得上海孵化器在蓬勃发展的这几年以后,接下来我们上海的孵化器会可能面临着什么样的困境?

王荣:2016年3月,美国《华盛顿邮报》曾经对中国的一个众创空间办不下去了这件事发表过一个报道。他们当时说了三个观点:第一,中国新型的孵化器发展太快了;第二,接下来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淘汰;第三,这种淘汰是正常的,说明市场机制在发挥作用。当时我在《上海观察》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对这个问题谈了一些看法。首先,2014年建设众创空间的号召提出以后,确实由于一些地方政府对这个号召内在的含义不了解,作为一种硬性指标来要求各地加码建设众创空间,而这种形式就是人为把众创空间搞得过热的原因之一。第二,众创空间从理论上来说也是孵化器的一种,而且我们把它归入上海平时就在提倡的创业苗圃这么一个阶段,它重点培育的是创业项目以及比较微小的企业。跟孵化器相比它还是比较早期的,但是有一段时期有些人认为众创空间是反孵化器,是对孵化器的一种革命,其实连美国人都觉得众创空间是一个新型孵化器,所以还是回归本源。至于高潮过后必定有一个洗牌的过程,那是符合客观的必然,也是市场规律在起作用。以前说我们有的孵化器活力不足,是因为市场没有在起调节,那么这一次众创空间有这么一个市场机制在起作用,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情。

主持人:我们现在是上海孵化器发展的30年,如果说展望未来十年,到上海孵化器40年的时候,您觉得上海的孵化器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王荣:我个人认为上海孵化器总体是健康的,有些过程中间做一些淘汰,做一些正常的调整和转型,这也是不足为奇的。以前20年,上海孵化器始终在全国是走在前列的,尤其在网络化上面,在国际化上面,在专业化上面,都是数一数二的。所以未来十年,在我们现在的这个孵化协会和创业中心领导的努力下,在上海市政府的领导下,特别是在上海建设全球科创中心的大背景下,一定会进一步发挥上海孵化器的潜能,做好孵化器的能力建设。当然我们还是要认真考虑怎么来可持续发展,不管是孵化器还是众创空间。我认为原来的孵化器活力不足的问题可能还会继续,特别是在机制体制上要进行改革。新型孵化器的活力很大,但是能力不足。不管是国营的活力,还是民营的能力建设,这都牵涉到未来孵化器的可持续发展,包括众创空间的可持续发展,希望在这方面根据我们自己的实际及时提升短板,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我也祝愿,我们未来的十年继续保持上海孵化器的领先地位,重振雄风。

联系我们
欢迎洽谈内容、广告等各项合作业务
投稿邮箱:hdkj_sh@163.com
投稿热线:021-53080015
服务热线:021-53082351

2018年11月刊

电子刊物订阅渠道

请扫描上方二维码

上海《华东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26464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3537号 技术支持:FL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