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在线阅读 > 详情
人力资本:中国知识密集型制造业 部门总体表现优秀
《华东科技》     发布时间:2019-02-19 13:38    


经济活动率

经济活动和参与水平衡量了一个经济体中的人力资本水平。健康的人力资本投入对高层次的知识生产来说非常重要,并且为进一步的知识投资打下了基础。此外,高层次的活动表明了生产过程的利润是惠及广泛人群的。高度的参与不仅对于知识经济生产,而且对于有活力和凝聚力的社会来说也是必要的。低层次的活动总体上代表了缺乏社会及经济包容性和整个经济体承受的高负担。

虽然人口因素是非常重要的,但经济活动水平还取决于劳动力市场的开放性和灵活性、社会安全保障制度和福利制度,以及人口和文化的混合因素。有效的劳动力市场和福利制度最大限度地给人们自由和机会去积极参与经济活动,并充分利用人口环境。

表2显示了53个地区的经济活动率排名,其中,排在榜首前10位的全部是中国大陆的地区,其中5个位于较为发达的东部地区,对于中国发达地区而言,从内地大量涌入的年轻人作为常住人口提高了这些发达地区的经济活动水平。但上海和北京的经济活动率依然处于相对靠后的位置,这不仅是因为这两个城市老龄化程度高,还与两个城市的中等与高等教育在校人数远高于其他城市有关(15岁以上的在校学生属于非劳动人口,但会被计入经济活动率的分母)。

相较上年情况,由于今年中国西部地区进入排行榜,原有其他地区的排名略有下降。日本一些地区的排名有较明显的后退。富山和静冈位于今年的第14位和第18位。

同去年相比,排除新加入的中国地区的影响,澳大利亚三个地区的排名较为稳定,仍位于中游,然而今年印度的排名继续下滑,已经位于亚太地区末尾,因此除了其人口压力外,在经济活动率上,印度和亚洲其他地区相比仍有很大差距。

一个特殊的情况是中国西藏地区的经济活动率位居榜首,这除了反映出西藏经济发展活力的客观事实以外,也与内地较大力度的援藏有关。由于援藏人员的劳动参与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大幅度提高了该地区的经济活动率。每年数量可观的援藏干部和教育、科技、医疗卫生人员有力地支援了西藏的发展。


每千从业人员中经理人数

每千人员工中经理人的数量表明了经济体中知识劳动者的集中度。管理人员、专业人员和高端技术工人是知识生产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人越来越被认为是创新产生的源泉,他们的价值确切地说就体现在他们的智慧能够刺激投资和经济增长。尽管知识劳动者在全部产业中都发挥其作用,但是大部分集中于新兴产业和高度的知识密集型制造业及服务业。管理人员的任务是运用新技术寻找有效的工作方式,并促进这些技术的传播。这些劳动者不仅为经济提供了高附加值,而且使地区获得了高水平的财政收入。

同去年相比,澳大利亚表现突出,新南威尔士从去年的第4名跃居首位,维多利亚和西澳大利亚虽然排名稍稍回落,但仍居于较高位置。

新加坡和新西兰的千人员工经理人数依旧稳居前三名,再次证实了创业环境优越的地区将催生大量中小型公司,相应地带来大量管理层人员的聚集。以色列和印度特伦甘纳也排名稳定,较去年没有表现出太大变动。

由于日本的人口结构问题,虽然高级专业技术人员总体数量庞大,但直接管理人数并不多。日本千人经理数最高的地区——东京在整个亚太地区也仅排名第23位,总体上经济活动人口过少的问题仍未得到缓解。

在这项指标上,今年中国大陆的若干地区表现优良。上海以每千从业人员69人排在第7位,虽然北京的排名有所下降,但天津、浙江、江苏等后起之秀已经在亚太地区逐渐进入前列,天津地区今年已跻身前10名之列,由此可见,随着改革和转型的深化,中国有大量人员正在转化为真正的企业管理人才——职业经理人。另外,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战略的实施,中国的经理人增长潜力依然巨大。


知识密集型产业的就业水平

知识经济中的产业越来越向着高附加值、密集研发部门集中。如果一个地区的发展向知识经济转移,则以知识为基础的就业人数和比例将增加。为了研究以知识为基础的就业情况,我们定义了5类以知识为基础的活动。以知识为基础的部门是高端技术和智力成果集中的部门,其生产过程需要高度的投资和创新。这些产业中的企业在研发投入上有很高的比重,相应提供高附加值的财富。由于这些部门拥有知识密集度很高的生产过程,为地区获得竞争优势提供了机会。这些知识密集部门的产出还提高了其他经济部门的生产率并促进了知识的扩散。

以知识为基础的部门包括四个制造业和一个服务部门:

●生物技术和化学部门——制药、药材、化工和化学产品。

●IT和计算机制造部门——通信设备、计算机和办公设备、电子配件及辅助设备。

●汽车和机械工程部门——汽车和运输工具、机械工具和设备。

●仪器和电子机械部门——精密设备和光学设备、电子传输和分配设备、照明和线路设备。

●高技术服务部门——软件和计算机相关服务、电信、研究、开发和测试服务。

以知识为基础的产业在区域上的集中表明了知识推动经济模式的存在。这种经济体的增长不仅依赖人力和实物资本资源的增值,而且依赖于技术生产力创新的产出水平。由于在以知识为基础的部门就业的人员通常具有较高的文化和科学水平,因此这部分指标是对知识资本投入的测量。在这些部门指标上表现良好的地区更可能是对知识资本投资很大的地区,希望以此获得高水平的要素生产力。

由于知识密集型制造业与知识服务业的特征和集中程度有较大的不同,我们分别对这两类产业进行分析。

从四个知识密集型制造业部门总体上看,中国大陆的表现依然十分优秀。广东、浙江和上海分别位于总排名的第1、第2、第3位,广东依然是中国排名第1的地区,但部门间发展不平衡,IT和计算机制造、仪器和电子机械表现优异,分别居于亚太地区的第1名和第3名,紧随其后的浙江和上海则在部门间发展较为平衡,它们的四个知识密集型制造业部门在每千从业人员中的就业人数均位于前10名的行列。

中国大陆地区在知识密集型制造业的就业人数规模方面具有整体的优势,前10名中有7个地区来自这里,甚至中部地区的安徽也跻身前十。前十名中的非中国地区还有蔚山(第4名)、爱知(第7名)、新加坡(第8名)。

除了总体优势较明显以外,中国的几个地区在产业部门方面也都有自己的特色,例如广东在IT和计算机制造、仪器和电子机械最强,上海和浙江四部门排名均进入了亚太地区前10,而天津在汽车和机械工程方面有明显优势,江苏在IT和计算机制造方面有明显优势。香港因为制造业逐步退出,每千从业人员中的知识密集型制造业从业人员不到6人,今年的排名进一步下滑。

知识竞争力指数中高技术服务部门的指数代表以下部门的就业密度:通信服务、IT支持、数据处理、计算机软件及研究和科技开发。所有这些部门都需要业务创新和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才。另外,高技术服务部门中相当部分属于生产性服务业,因此它又依赖于市场的规模。由于以上特性,高技术服务业多集中于人才和智力资源高度集中、市场广阔的大城市。今年居于首位的城市是京都,北京和东京分别居于第2位和第3位。但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和京都差距为6.8人,而北京比东京高了接近16人。这表明随着我国市场化程度逐步提高,区域经济与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迅速,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专业分工不断细化与深化,逐步形成了一个人才密集、知识密集、附加值高、低能耗、支撑并服务于经济发展的高技术服务体系。作为首都的北京拥有强大的研发队伍,优势十分明显,其面向市场的服务也相应得到加强。与知识密集型制造业排名不同的是,除了上海(第9名)、天津(第11名)之外,中国其他大部分地区都排名不高,但很多地区排名连续两年上升,已经从排名末尾逐渐提升至排行榜中游,表明高技术服务业发展在地区上的扩散。

另外,今年澳大利亚的三个主要地区在高技术服务业就业方面表现依然十分稳定,分别位列第6(新南威尔士)、第7(维多利亚)和第8位(西澳大利亚)。日本的神奈川县排名下滑至第13,而新加坡从去年的第12名上升至第4名。日本的主要地区高技术服务业就业规模均较大,其排名大部分在第20位前后,不仅体现出日本较高的服务业层次和高级生产要素的集聚,也体现了日本在高技术服务业上稳定发展的势头。但是由于中国各地区的快速发展,在今年的排名中中国已经隐隐呈现出赶超日本的势头。


联系我们
欢迎洽谈内容、广告等各项合作业务
投稿邮箱:hdkj_sh@163.com
投稿热线:021-53080015
服务热线:021-53082351

2019年07月刊

电子刊物订阅渠道

请扫描上方二维码

上海《华东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26464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3537号 技术支持:FL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