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在线阅读 > 详情
知识资本:中国科技创新的 引领作用凸显
《华东科技》     发布时间:2019-02-19 13:44    

知识资本是指一个地区产生新想法并将这些想法转化为商业价值的能力。研发活动中的投资是衡量在开发新技术、软件和思想,从而对现存知识基础进行扩展方面所做出努力的关键指标。这些研发指标根据两大参与者——企业和政府分为两类。因此,我们用研发支出作为衡量一个经济体发展知识水平,并将其转化到高附加值经济产出能力的指标。另外,作为知识经济活动的中间产出,专利数量反映了知识经济中将想法付诸实施的手段,因此也作为我们衡量知识资本的一个重要指标。


政府对R&D的人均支出

政府研发支出通常是为了发展科学基础,支持那些私人部门投资不足的研究。因此,政府的R&D支出对高校、研究机构投入最多,也正因为如此,一国首都和重要中心城市由于集聚了大量的这类机构而显示出明显的优势。在表6的排行榜上,北京(人均1046.38国际元)继续以绝对优势领先于其他地区,且北京领先第2名蔚山的幅度相比上年有所扩大。中国制定了“科教兴国”战略,从中央到地方都非常重视科技创新,意识到科技兴国、兴区的根本。与此同时,科技部发布的相关报告表明,为提高科技创新效率,国家在深化中央财政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管理改革、加强中央财政科研项目和资金管理改革等方面都取得了显著成效。从政府层面看,“十三五”规划中也明确提出要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强化科技创新在全面创新中的引领作用,国家在相关方面的投资也明显加大。除北京外,韩国蔚山、日本东京、以色列、上海都位居前列。日本的其他地区,如爱知、大阪、富山等也有着相当规模的政府研发投入,领先于许多国家与地区。此外,韩国首尔排名第16位,相较去年的第5位排名有较大程度下滑。

至于中国大陆省份,江苏省2018年排名第10位,相比2017年上升了6名,得益于政府研发投入强度的增大,苏南、苏中、苏北研发投入全面增长。江苏省内科技创新最活跃的苏州,其对全省研发投入总量的贡献高达20.9%。

中国大陆其他地区政府的R&D投入强度相对较小,排名主要在中下游,特别是新增的许多中西部省份(贵州、青海、宁夏等)排在榜末,表明政府在R&D投入上具有很高的区域集中度,不同地区存在相当大的差距。这种差距不仅缘于地方政府本身的财力差异,还在很大程度上受国家财政科技资金的区域投向影响。每年几千亿元的中央财政科技资金在区域投向上有很大的不均衡性,这直接影响了各地区在R&D投入上的不同总量和强度。


企业对R&D的人均支出

企业研发支出是衡量企业开发新技术和想法的关键指标,并对于其他公司和社会整体有重要的溢出效益。与公共部门相对,企业的投资水平对于地区的创新活动和技术的发展进程有很强的指示作用。

虽然受世界经济波动影响很大,企业的R&D投入近几年增长有所减缓,甚至部分地区出现了负增长,但发达国家的企业R&D投入仍然处于极高水平。在表7的排行榜上,以色列延续2017年的迅猛增长态势继续位居榜首,韩国蔚山超越日本东京成为第2名,韩国首尔相比上年也上升了3位位居第5,东京则由上年的第2名退居第3。除了东京排名下滑1位以外,日本许多地区2018年排名有所下降(爱知2017年第5名/2018年第6名,大阪2017年第6名/2018年第10名,富山2017年第7名/2018年第11名,京都2017年第9名/2018年第12名,神奈川县2017年第16名/ 2018年第18名),日本自去年垄断优势被以色列打破之后,今年优势继续略有弱化,表明在科技创新日新月异、飞速发展的新形势下,各国均愈发重视企业研发的投入,这对发达国家在新形势下保持持续竞争优势提出了更高要求。但排名居前的仍然为发达国家或地区,印证了这些地区具有高度集中的知识密集型产业——强大的研发投入造就了知识密集型产业的发展和壮大。

台湾排在中国各区域的首位(第16位),比去年第18位上升了2位,超过了日本的神奈川县(第18位)。北京紧随其后,位列第17位,表明北京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和主导作用、增强企业创新活力的政策取得一定成效。紧随其后的是天津、上海、浙江、广东、江苏、山东等内地发达地区,分别位列第19至第24名,表明中国内地发达地区企业对研发投入越来越重视,投入总量整体上处于不断增长的态势。

引人注目的是浙江、广东和江苏的企业研发投入增长。由于本指标计算的是人均值,三地都是人口大省,人均值仍然达到了较高的水平,表明企业研发投入力度的加强。以广东为例,几个大型企业的研发投入数量可观。根据欧盟的统计,2016年中国有10家企业进入了全球研发投入100强,华为在中国企业中排名最高,年度研发投入为103.63亿欧元,名列全球第6位,遥遥领先于其他企业,广东的另外两家企业中兴和腾讯分别列第70位和第85位。浙江的阿里巴巴排名第58位。北京虽然上榜了3家企业,但全是央企。

新纳入的中国其他省份集体处于榜单相对靠后的位置,警示我们虽然“中国制造”遍布全球表明企业已经具备了相当的生产制造能力,但自主研发、自主创新的能力与发达经济体相比尚有较大差距,企业在研发上的积极性不高是自主创新能力缺失的原因之一。针对相关问题,国家出台了一系列鼓励政策。虽然中国的企业R&D投入在总量上增长巨大,但是与其他发达国家特别是以知识密集型产业为主的国家相比,差距还很大。高新技术企业研发活动需要长期的巨额投入,虽然高风险与高收益并存,但收益见效慢,面对巨大的成本和市场风险,企业在短期利益驱动下,不愿意在研发上投入过多资金。企业研发投入不足,是大陆许多知识密集型产业(如IT产业)不能进入世界技术前沿领域的关键因素之一。

此外,即使新增的许多中国大陆省份企业研发投入排名相对靠后,印度的三个地区排名依旧处在末位(仅略高于宁夏与西藏两个省份),反映出印度企业层面的研发投入力度还非常弱。事实上,2016年度全球研发百强企业中,印度仅有一家企业即塔塔汽车上榜,并且排在非常靠近榜末的第91位。


区域专利产出

知识竞争力中新想法的产生用专利指标来评估,因为这个指标和知识形成及知识资本化的联系最直接也最密切。专利的数量可以用来表明一个地区通过产品和过程将知识转化为潜在商业价值的成功程度。

表9是每百万居民专利数量排名。在这一指标排名的前10位中,东京仍稳居榜首,并具有很大的优势,东京的每百万居民专利申请数达9575项,即平均每100人就有近1项专利申请。东京的这项指标是位于第2名的首尔(每百万居民专利申请数为4994项)的将近两倍。

自2017年北京和浙江取代日本大阪和爱知冲入前四名,今年北京、浙江延续上年优势继续保持在前四;略有不同的是,北京超越浙江位居第3,而浙江紧随其后位居第4。江苏与去年持平,位列第9位;广东冲进前十(第10名),相比上年上升2位。近几年,中国大陆发达地区的专利数量增长幅度较大,但大陆的专利中目前有较大比重的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而并非对知识经济贡献更直接的发明专利,因而并不能精确地反映技术进步的因素。

韩国在该项指标的排名整体表现较好,首尔排名第2,蔚山排名与上年持平(第13位)。日本的九个地区在居民专利数量方面分化较大,东京的专利数量排名第1,而栃木县则排名第31位。澳大利亚和印度的主要地区专利数量较少,排名十分靠后,甚至低于中国新纳入的绝大多数中西部省份。


联系我们
欢迎洽谈内容、广告等各项合作业务
投稿邮箱:hdkj_sh@163.com
投稿热线:021-53080015
服务热线:021-53082351

2019年07月刊

电子刊物订阅渠道

请扫描上方二维码

上海《华东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26464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3537号 技术支持:FL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