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在线阅读 > 详情
排除三大障碍,突破融资难、融资贵的难题
《华东科技》     发布时间:2019-11-18 13:38    

近半年来,我参加了上海市政协教科文委、社法委,市检察院,上科院等领导组织召开调研中小企业营商环境的多次专题会,会上有近70%的小企业谈到融资产品有创新,但融资难的问题没有根本解决。我想从三个方面谈谈全社会融资难、融资贵的难题及破解建议:


一、各级机构对风险融资的定义及认识上的障碍

(一)各级机构对科技创新失败的认识不够

每个人都渴望成功,然而任何创新都隐含着失败的可能。高科技创新的失败率更高,比如烈性火药的发明人之一诺贝尔,在科学实验中就失败了一百多次,甚至付出了失去自己兄弟和同伴生命的代价。我们在政府的科研立项上,在企业的技术开发上,似乎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一旦项目失败,政府分管人员抬不起头来,企业负责人说不出话来,项目承担者更是低头无语。全社会还没有形成认为科研工作是一个崇高的职业,科研是需要经历反反复复的失败后才能取得成功的深刻认识。

(二)各类机构对科技金融坏账的认识有偏见

“科技+金融”是创新的两翼,缺一不可,既然科技创新有失败率,那科技金融理所应当也有同等的失败率,然而,政府上下一提到有坏账就“紧张”起来,一出现坏账,就怀疑背后有什么“猫腻”;银行更是怕坏账,全社会没有形成对科技金融坏账坦然处之的心态及平和的心理。没有坏账是不正常的现象,风险贷款若不存在坏账,又怎么被称为风险贷款?

(三)全社会缺乏宽容创新失败的宣传和氛围

由于全社会对科创失败的认识不足,导致相关宣传上的力度不大,氛围不浓。上海要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必须在科创及金融风险的理念上和认识上与国际接轨,必须在风险意识的宣传上大讲特讲,要将对科创及金融的风险认识深入到政府、机构及每一个市民的心中,使人人对科创及金融的失败视为一种“常态”。

建议:一是请政府专门机构对国内外科技创新、科技金融失败的现状及应对方法作专题调研;二是建议各级政府、金融机构等对专题调研报告展开大讨论、大学习;三是加强全社会对风险意识广泛的、长效的宣传。


二、金融风险在体制上、制度上尚未理顺的障碍

(一)体制上

在风险基金的顶层设计上,是否有独立的、科学的、完整的一套体系?在风险基金的管理体制上,隶属于国资委、市科委、金融办、哪一家更好?若干年前,上海在全国建立了第一个创业基金,即规模6亿元的上海创业投资公司,当时规定拿出30%用于支持初创期企业的风险投资即VC基金,另70%用于增值投资。应该说,从那时起,上海开了政府风险基金撬动社会基金的先河,也培养了新中国第一代投资基金队伍。多年来,上海创投基金跨出了风投的第一步,但由于种种原因,原上海创投公司体制上归市科委管辖,现归到市国资委管辖,“科技+金融”是一个发动机上的两个轮子,关键是要能协调转动,现归国资委管理,变成管科技的不管金融,管金融的不管科技。

(二)制度上

纵观全市的投资基金、贷款基金,其中风险基金占比多少?风险基金的操作制度上是强化“保险”,还是突出“创新”,或者突出“风险”?在风险基金的考量指标上是保守的,还是创新的?是否与国际接轨的?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深思。

(三)坏账建立上

各级金融机构的坏账准备金有否建立?已建立坏账的比例是多少?是否客观?是否与国际接轨?在坏账的处理上、舆论上对相关人员是否形成工作压力?……银行内部对每笔出现的坏账都要严格审查,我们说监管是必要的,但每笔坏账都查,似乎“全民皆兵”,又如何促进科技创新的平和心态、创新的宽松环境形成?

建议:根据国内外专题调研,由政府牵头在风险金融体制的顶层设计上做优化。


三、风险融资评估体系上的障碍

(一)评估体系没有体现出企业发展“四个阶段”的特征

众所周知,企业发展分为幼苗期、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四个阶段,天使基金用在幼苗期,风险较大;风险基金用在初创期,风险其次;投资基金用在成长期及成熟期,风险相对较小。目前风险基金的评估体系害怕“风险、坏账”的出现,就拿评估成长期、成熟期的体系来评估初创期企业,因此大多初创期的企业因评估不合格,仍融不到风险基金。大多银行的贷款融资也是因怕坏账,其评估体系“错位”,造成初创期的创新企业大多得不到及时的贷款。

(二)评估体系仍跳不出企业年报“亏损”的路障

原则上,公司成立前三年定义为初创期,科技型的初创企业在前三年大多从事技术开发、样机研制、小试、中试工作,此阶段的企业都在“烧钱”,财务报表肯定是“亏损”,营收一览几乎为“零”,如果全市实施多年鼓励初创企业的“科贷通”金融产品仍然坚守上年财务报表“亏损”的一票否决制,那么许多创新企业也只能被卡在“门外”。

(三)“订单、知识产权”抵押融资迈出小步,但其他指标障碍重重

近年来,各级机构在解决融资难问题上进步了许多,银行开发出很多贷款产品,如微贷通、小微贷、投贷通等等,然而,由于各级机构认识上存在障碍,体制机制上存在障碍,导致许多创新的金融产品因为担心坏账,只能迈出小步,出现这边“指标”松了,另外的指标死扣不放。例如:我们基地的上海奕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从事三维脚型扫描仪设备的研制,有发明专利多个,2018年下半年至今,阿里公司订购该公司三维扫描仪设备950套,前后签订四批合同,总金额高达9500万元,第一批货款已到,该公司正在准备后三批产品,但因流动资金跟不上,急需贷款,最近银行审查该企业2017、2018年报有亏损,加上抵押资产不足,贷款申请被银行否决掉,2018年该企业在准备第一批产品时,也因流动资金不够,但交货期不能拖,只能以18%的高利贷解决应急资金的需求。

建议:由政府相关部门牵头,对全市风险融资评估体系进行客观的、科学的、与国际接轨的调整。

联系我们
欢迎洽谈内容、广告等各项合作业务
投稿邮箱:hdkj_sh@163.com
投稿热线:021-53080015
服务热线:021-53082351

2019年11月刊

电子刊物订阅渠道

请扫描上方二维码

上海《华东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26464号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8474号 电子营业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