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在线阅读 > 详情
特斯拉:搅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巨鲶”
《华东科技》     发布时间:2021-06-08 10:06    

特斯拉创立于2003年,由马丁•艾伯哈德和马克•塔彭宁共同创立。在2008年,特斯拉生产了第一款两门运动型跑车。

2009—2010年是特斯拉发展的转折点,其间特斯拉在资金、产能和战略合作上的进展为后期一路高歌猛进发展奠定了基础。

2012年,特斯拉生产一款豪华版的SUV,也是纯电动的汽车。这款汽车从出生之日起,就引起了汽车界的巨大震动。

2014年,特斯拉以创新者和颠覆者的形象出现在国内消费者面前。在特斯拉汽车公司CEO埃隆•马斯克首度来华,将Model S车钥匙交给第一批中国用户的手中时,随之也开启特斯拉这一颠覆传统的汽车在中国的征程。

如果说2018年特斯拉奠定了美国市场地位,2019年奠定了欧洲市场地位,那么2020年中国市场将贡献绝对的主要增量。这一年特斯拉进驻中国上海,打造出全球成本最低的Model 3。


点燃行业“价格战”

从2020年1月上海工厂投入生产至今,特斯拉在华国产化已经迈过了整整一年的时间。这一年,特斯拉也走出了一条前无古人的独资快速扩张之路。中国也正逐渐成为特斯拉在全球最重要的市场。

从2019年1月奠基,到2020年1月试生产,在这短短一年的时间内,特斯拉上海工厂完成了土地购买、政府审批、工厂建设、设备导入、试生产多个阶段。

与此同时,特斯拉的产能布局也在迅速布局,除了上海超级工厂二期产能,2月3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充电桩工厂也正式建成投产。值得一提的是,该项目从立项到建成,仅耗时不到半年的时间。即便在中国,这样的投产速度也超乎了业界的想象。

2020年是特斯拉销量与市值齐飞的一年。最新的销量数据显示,2020年,特斯拉全球共销售近50万辆电动车,而仅上海生产的Model 3这一款车型的在华销量已超过了绝大多数新能源车企,在国内全年销售近14万辆,稳居新能源汽车销冠,占特斯拉全球销量比例已近30%。

中国市场对于特斯拉,不仅意味比美国、欧洲等经济体更庞大的需求体量,为自身销量带来更大的增长空间,也意味着中国企业利用低成本优势,为特斯拉提升产品竞争力带来多样化的可能。

在2020年10月,Model 3降到30万元以下时,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称这是国内汽车市场的“灭顶之灾”。

蔚来EC6在新车发布时,甚至没有敲定价格。蔚来创始人李斌直接说,EC6和Model Y是直接竞争关系,定价的时候蔚来会参考Model Y。

等到2020年中旬,特斯拉公布了其国产紧凑型SUV——Model Y的预估价,长续航版48.8万元,Performance高性能版53.5万元。蔚来这时才敲定了自家SUV的价格36.8万至52.6万元。

但没想到的是,刚进入2021年的第一天,特斯拉就开启了价格屠夫模式。特斯拉Model Y车型长续航版和高性能版分别降价14.81万元和16.51万元。在价格上直接碾压对手。

当然,这已经不是特斯拉第一次玩“价格游戏”了。

2018年,特斯拉下调Model X、Model S和Model 3三款车型价格,其中前两者最高下滑幅度接近40万元;2020年1月,国产特斯拉Model 3最低版本从32.38万元下降至29.905万元,跌破30万元大关;2020年10月,已经在年内调整过价格的特斯拉Model 3再次降价,售价跌入25万元内。仅2020年一年,特斯拉Model 3车型降幅高达8万元,降价幅度超过20%。

目前,特斯拉的中国产业链非常成熟,这也意味着整车成本的降低,在价格上,国产化的特斯拉还有很大的降价空间。


技术与安全的双重拷问

汽车市场的竞争是车企综合实力的比拼,包括但不限于通过价格优势来吸引消费者,车企依靠核心技术赢得市场会比打价格战更具有深远意义。

自动驾驶技术一直都是特斯拉引以为傲的优势,但近年来,随着国内企业自主研发能力不断提高,自主品牌在自动驾驶方面也取得了突破性进步。

特斯拉CEO马斯克在不久前曾公开表示:“特斯拉品牌的最大竞争对手很可能来自中国。”

就在特斯拉官降一周后,蔚来汽车便推出了与Model Y车型级别相仿的ET7。除高续航里程优势外,ET7一大亮点是搭载蔚来自主研发的超感系统,其拥有33个高精度传感器,包括11个800万像素的高清摄像头和1个激光雷达在内,可显著增强车辆多场景自动驾驶能力。这让特斯拉品牌感到了生存压力。

或许,压力不仅来自自动驾驶技术,快速扩张下,特斯拉也不乏争议。除了产品竞争力,在创新过程中出现的安全问题也不可忽视。

进入2020年后,新能源汽车起火事件屡屡发生,作为新能源汽车的龙头企业,特斯拉也被曝出类似事件。1月19日,上海市闵行区某小区的一辆特斯拉Model 3发生起火爆炸,被烧得只剩下车轮毂和车身骨架。对此事故,特斯拉方面的回应是“据驾驶员自述和对车辆数据分析,初步判断事故是车底发生碰撞引发的”。

自动驾驶事故频发与其不完全成熟的技术产品有较大关系。

2017年5月,特斯拉开启了新一轮Auto-pilot升级,利用云技术收集特斯拉销售车辆的道路数据,特斯拉的工程师再根据收集到的数据逐步完善Autopilot。AI算法高度依赖海量的道路数据,特斯拉需要广大车主充当“小白鼠”帮助收集数据才能不断完善Autopilot系统,Autopilot系统不完全成熟又可能造成车主驾驶时发生交通事故。

据统计,自2020年5月以来,特斯拉在国内还发生了多起疑似异常加速事件。特斯拉方面几乎对每起事故都进行公开回应,但大部分调查结果显示的均是用户原因导致,对此也被网友戏称为“甩锅侠”。

从产品国产化后屡屡大幅降价引发的老用户不满,到车辆失控、自燃所引发的消费者担忧,再到近期诟病为“甩锅式公关”,特斯拉饱受争议。

2020年,对于特斯拉来说无疑是毁誉参半、魔幻悬疑的。它在赢得市场与资本尊重的同时,其无法平衡的效率与质量,也使得它在质疑中饱受批评。接下来,对于特斯拉来说,面临的或许是一场紧逼产能与质量舆论之间的平衡抉择。


联系我们
欢迎洽谈内容、广告等各项合作业务
投稿邮箱:hdkj_sh@163.com
投稿热线:021-53080015
服务热线:021-53082351

2021年11月刊

电子刊物订阅渠道

请扫描上方二维码

上海《华东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26464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8474号 电子营业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