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在线阅读 > 详情
专访王石:“跨时代”的创业者
《华东科技》     发布时间:2021-10-12 10:12    

|万科集团创始人、万科公益基金会理事长   王石


今年六月,王石以创业者的身份,站上了浦江科技创新创业论坛。这位中国地产界的“传奇人物”一上台,观众就沸腾了起来,与“亢奋”的手机快门声相比,欢呼和掌声稍显稀疏。面对这种状况,王石反应很快,以一句“大家忙着拍照,也没给点掌声”的调侃,再次点燃了全场的气氛。

2017年,王石辞去万科董事长的职务;2021年,70岁的王石再次踏入创业队伍。王石跨过计划经济时代,在市场经济时代取得瞩目成就,此次向数字时代进发,他看好大健康等与科技相关领域,关注当下的热点话题,追逐高科技发展的浪潮,希望在数字时代留下自己的印记。

作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再次创业的王石坦然承认其所面对的压力和优势,不卑不亢走自己的创业路线,在创新与创造中追求自己生命的价值和意义,追寻自我社会意义上的存在。

70岁再次出发,王石对于当下创新创业和上海创新创业环境有什么样的看法?面对市场经济向数字经济转型的现状,王石对未来经济发展又有怎样的观点?为此,《华东科技》记者与王石先生展开了对话。


H=华东科技   W=王石


H:经过这些年创新创业热潮的洗礼,有人勇敢进场,也有人正在逃离,同为创业者,您如何看待“创业”这件事?

W:在我看来,目前的创业无非两种情况:一种是当前教育环境下对创新概念理解不足所导致的“被迫”创业,一种是想要追求创新的主动创业。创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了解所涉及的领域,盲目创业基础成本会比较高。就现状来说,许多年轻人在当前的教育背景下,考试能力很强,但对未来的生活状态和人生职业规划并不清晰,因此大多数的创业也只是随波逐流,在热闹的推攘下含糊创业,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所以,在创业之前,创业者(尤其是年轻创业者)不如先去社会上历练,委屈自己做一些不喜欢的事情,在这个委屈自己的过程中找到和发现自己真正追求的事物,了解自己的发展空间,积累经验,这不仅对创业有好处,对自己未来发展也很有帮助,除非你是像比尔•盖茨那样具有天赋的人,可以在零基础的情况下创业成功,但实际上真正像他那样的人是极少的。这也是像我这样从事传统房地产企业的人在如今高新技术领域仍旧受到欢迎的原因,创业所需要的为人处世的逻辑并没有发生改变,他们可以从我身上借鉴这种逻辑的呈现方式。  


H:如今,创新创业浪潮涌起,年轻创业者在其中占据很大比例,作为成功企业家再创业,在创业过程中,您和年轻创业者有什么不一样?

W:成功企业家的创业和年轻人创业,首先是年龄差异,两者看待事情的角度有所不同。其次是心态上的不同。年轻人创业是一往无前的冲锋,用尽自己全力去实现创业成功,而成功人士创业则有两个问题,一是路径依赖,潜意识当中会向以往的做法和习惯靠拢,二是有心理负担,自己所拥有的经历、经验不可能完全归零,在之前成功经历的前提下,外界会对再次创业产生很高的心理预期。我心目中创业的榜样是褚时健先生,他74岁在人生低谷期开始创业,与他相比,我目前创业的条件还是不错的。


H:您曾多次创业,就您的经验来说,一个城市创新创业方面想要得到发展,它需要具备怎样的特点?上海成为您创业关注焦点的原因是什么?

W:适合生活,适合创业,也适合创新,城市的生活环境能够留住人才是开展创新创业的关键。

对人才来说,城市要给予他们足够的发展空间,不仅仅是当下的发展,还有后辈在城市中未来的教育和发展前景;同时,他们追求生活品质,城市相关设施越齐全,对创新人才的吸引力越大。在这方面,上海具有明显的优势。

此外,改革开放40年后,企业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过去,数字时代的创新创业需要专门的指引和训练。上海作为经济中心,政策和教育基础雄厚,为创新企业的发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在这些优势基础上,我希望上海能够更开放一点,让各种企业在上海都有发展的空间,各类企业都能凝聚成上海品牌。

H:距离您第一次创业已经过去30多年,作为一名成功的创业者,能否跟我们谈谈您当时的创业感受与现在相比有什么不一样?

W:首先是对创业本身要求的不同。我第一次创业时考察的主要是心理承受能力,只要你心理承受能力足够强就可以。像我在创业之前从来没有做过生意,对商业化的认知只是来自周而复的《上海的早晨》里对上海股市的描述,但那个时候有一点知识储备,创业就可以成功。现在不同了,改革开放40多年,市场经济发展与国际接轨,市场垂直细分,各方面创新创业更需要专业人才,要对所从事的创新领域有深入了解。

其次,创业环境很不相同。就当时的创业环境来讲,资本市场不存在;现在不一样,资本市场就是目前经济发展的大环境。此外,创业方式也截然不同。在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有关市场经济发展相关的内容都是一张白纸,创业者需要根据自己创业需求在上面画上色彩,单打独斗是常见的;但现在,合作发展是大趋势,创业实际上就是合作,必须借助创业平台,寻找投资方,为创业提供资金支持。


H:目前您非常看好大健康、科技运动等领域,您对这些方向有哪些探索和思考?

W:目前,我比较看好的行业第一是运动健康,第二是碳中和,第三是现代农业,第四是中医药。但是你不能太贪婪了,精力也有限,所以有的梦想可能主要是梦。从事实来讲,我现在关注的点主要是运动健康和碳中和,在这两个方面上,我对上海有很大的期望。


H:您认为何种公司未来发展有潜力?什么领域才能代表未来?

W:我从计划经济时代走出来,创业在市场经济下,过去40年市场经济时期的思维方式与当下互联网时代的思维方式完全不同。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是在国家政策的指引下,过渡路线很清晰,走出了中国特色。在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向数字时代转型目前还不清晰,不仅仅是中国面临这个问题,世界范围内都处在这样一个经济转型阵痛期。

就数字经济而言,其对于市场经济的冲击不亚于市场经济对计划经济的影响。中国的工业革命比西方晚200年,但是我们正在工业发展中迎来了数字时代,所以在数字时代方面,虽然发源于西方,但是由于中国有市场,没有成熟的体系,新的经济发展方式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所以数字经济尤其是数字应用方面中国甚至超过西方。在全球经济转型的阵痛期,未知就会带来恐惧,西方对华为的封锁也是源于这种恐惧。所以我60岁只身到哈佛去,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了解外面到底在发生什么变化。

从我自身出发,我的企业也正处在传统向数字时代转型的过程中,也在观察未来的发展方向,目前没有明确说哪个领域能够代表未来。无论如何去预测,付诸实践、把转型落到实处才是关键,两年之后,看我做出的结果如何,我们可以再交流这个问题。

H:您热爱攀登,也曾辞职去美国、英国及以色列求学,您在攀登有高度的物理山峰时有一种征服感,在攀登没有有形高度的知识高峰时快感从哪里来?

W:我现在仍旧能够从运动中得到快感,每次攀岩克服一个小障碍,提升一段高度,都会给我带来一种无法言喻的愉悦。

就知识而言,对我来说尤其是中年以后,最需要警惕的是你是否失去对新生事物的兴趣。我选择再次创业,也是表明我对新生事物的兴趣和探索,并在尝试和探索过程中找到快感,找到自己生命的价值,感受生命的张力。如果没有创新力和兴趣,从社会生物学角度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减缓社会意义消失的到来。


联系我们
欢迎洽谈内容、广告等各项合作业务
投稿邮箱:hdkj_sh@163.com
投稿热线:021-53080015
服务热线:021-53082351

2021年09月刊

电子刊物订阅渠道

请扫描上方二维码

上海《华东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26464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8474号 电子营业执照